再见!海门港码头

本报记者何 赛 本报通讯员周一鸣

6月30日,椒江海门港码头的一纸告示,宣布着这个即将60岁的老码头关停,正式退出历史舞台。

老码头的谢幕是低调的,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功绩。1960年8月31日,浙江省第一座3000吨级高桩框架码头——海门港1号码头建成,就注定了他的不平凡。城以港兴,码头所在的海门港逐渐发展成为沿海主要的对外开放口岸,成为台州市最主要的外贸港区。

而这一次,老码头将以另一种形式“新生”。不久的将来,与其隔二桥相望的外沙区块上,将建起一座以金属材料营运为主,集货物贸易、装卸、疏运功能为一体的综合性码头。在完成异地重建、转型升级之后,将以华丽的姿态再次融入台州“湾区经济”发展大潮。

老海门港人:不想说再见

台州市海门港埠总公司是老国企,从一开始就经营着海门港码头,多的是祖孙三代都服务于码头的员工们,他们称自己为“老海门港人”。

老海门港人对码头的道别,定于6月29日下午。

当天中午12点,火辣辣的太阳下,郑永正带人来关闭闸门了。2006年进入公司后,作为负责生产的副总经理,郑永正每年都会关—开闸门两三次,基本都是为了确保台风侵袭时的安全。而这次,闸门永远关上了。如无特殊情况,这六道铁门将永不开启,人与码头就此阻隔。

“拍张照留念吧,最后一次了。”有人说。“不拍了,都记在心里了。”郑永正固执地不回头。

机械队队长杨建华在公司呆了39年,前段时间他和同事们已完成码头清理。

有位老员工红着眼蹲在闸门处不吭声,等吊机吊起一片闸门,一溜烟爬上一层平房顶帮助关闸门;新台州人郑池生异常卖力,在码头呆了十多年,这里已是他的家;办公室主任张日恩拿着相机跑,记录历史性一刻……

这样的感情,氤氲在海门港埠员工心头。几百号人中,工龄最短的都得10多年。

当日下午,老“劳模”李阳升匆匆赶来。1978年,他就进入码头工作,凭借吃苦耐劳的品质,于2000年获得“全国劳模”称号。如今退休十多年,仍然记挂着码头,不时回来。

码头哺育了一代代的“搬运工”子女,也将椒江从“婴儿”哺育成独当一面的繁盛区域。

15时19分,李阳升站在空寂的码头,盯着最后一块闸门完全落下。

搬!为了国企的担当

2017年8月,由于生产经营影响周边居民生活,海门港老港区码头被中央环保督察组要求整改。作为落实整改任务的根治性措施,我市要求港埠总公司海门港老港区码头关停并完成异地搬迁,将公司临时搬迁至航道服务区。同时,实施主体由浙江台州高速港务有限公司调整为市交投集团。

“没人想说再见,但为了台州的发展和环保生态,我们搬!” 海门港埠总公司经理王宏涛说,老国企人都有一份担当。

得知消息是在3月份,此时离告别之日仅三个月!

根据“椒江航道服务区开港作业+老港区收储开发+外沙新港区征迁新建”的搬迁方案,很多人都说,按期完成搬迁无异于天方夜谭。员工们听说港区码头即将关停的消息后,情绪波动较大,不少老海门港人没法接受。

海门港埠总公司党总支副书记朱琳英出生于“海门港人”之家,从小在码头嬉戏的快乐以及自此工作的岁月,让她对员工们的内心波动感同身受。她和公司攻坚组一起,一遍又一遍地讲述未来港区和码头的发展和保障,安抚其情绪。

在苦口婆心的劝解下,员工们团结合作,集思广益,绘制了《海门港埠总公司“两抓”年活动暨整体搬迁工作推进计划》,进行挂图作战。6月30日之前,如期完成关停任务。

2019-06-30 1 1 台州日报 content_35264.html 1 3 再见!海门港码头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