拼命打工 学费还那么“遥远”

本报记者章 浩 本报实习生张雨楚

休闲聚会、旅游购物……用各种放松的方式来奖励自己,是大多数“准大学生”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后的庆祝方式。但对于仙居县田市镇水各村的郑必坚来说,这个暑假却是一个极为忙碌的暑假,他在收到宁波财经学院录取通知书后,就开始想方设法打工赚学费。

一整个假期,郑必坚都没回过家。虽然担心家中父亲的病情,但他又必须要为接下来的学业作打算,他希望能通过学业来改变这个家的命运。

父亲病倒,全家没了经济来源

从外面看,郑必坚的家是水各村一户普通的三层半村居,不过一走进门就能感觉到这个家跟其他人家的差别,除了刷白的墙面,房间里空荡荡的,没有一般家庭里的沙发、电视,连床和椅子也是最简单的小木床、小木椅。

“房子是十几年前按照村里统一规划借钱建的,十几年来家里没买过一件像样的家具。”郑必坚的母亲吴美仙告诉记者,之前她和丈夫郑再金都在宁波打工,除去生活支出,两个人一年能攒下一万多元,虽然不多,但能供孩子们读书。

2017年,郑再金的身体突然出现浮肿,到宁波医院一查,发现是得了肝癌、肝硬化,随后又转到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治疗。

“浙二的专家说,治这个病要花好多钱,最好每个月都去复诊一次,每次都要手术和化疗,把新长出来的癌细胞压下来,每次治疗费用是2万元左右。只要一次不及时,人就不好了。”吴美仙说着拿出了郑再金的就诊记录。

记者在就诊记录上看到,从2017年到2018年,郑再金的治疗频率还不高,都是隔几个月甚至半年多才到医院一次,今年开始间隔的时间变短了,3月、4月、6月都去了医院。

吴美仙说,丈夫生病后,自己要照顾他,家里就没了收入,女儿夫家条件也一般,医药费都是向亲戚朋友借的,“丈夫一直在减少去医院的次数,今年他的状况原本不大好,可儿子从专科考到了本科,他就想少花些钱,供儿子读书。这些天不舒服了,才又借钱去了浙二,我马上也要过去照顾他。”

暑期打工,能赚一点是一点

直到现在,郑必坚还在为当年没有考上本科感到遗憾。

“我高中是在仙居中学,父亲对我的期望很高,可惜高考的时候成绩不好,只能去读了专科,学的是金融类专业。”郑必坚说,读专科的时候他就想好要专升本,所以一直没有放下书本。

父亲生病后,郑必坚申请了学校的勤工俭学岗位,周末还去酒店打工,希望能自己负担生活费用。今年专升本考试时,很多同学都报了培训班,他只能靠自己找资料自学。

6月底,郑必坚收到了录取通知书,他被宁波财经学院财务管理专业录取。这本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,但一大笔学费又让全家陷入了新的忧愁——两年学制,每学年的学费加住宿费等要2.3万元。

上个月,郑再金把家里的借款算了一下,发现已经欠债60万多元,家里不仅拿不出钱支付学费,一家人以后的生活也得靠亲戚朋友帮衬。

新生在8月30日就要去学校报到,郑必坚知道家里的状况,一考完试就留在宁波打工。为了节省开支,他每天都只吃两顿饭,尽可能地多干些活,“这段时间,一共攒下2000多元,离学费还有不小差距。之前,我跟学校老师沟通过学费的事,看能不能减免一些,但到现在还没有得到回复。”

郑必坚对未来的打算是,完成本科学业,并通过专业学习考取注册会计师,不辜负父母的期望。

如果您愿意帮助郑必坚,请致本报热线0576-88894000,或直接汇款至郑必坚本人的银行账号:6230911099036975313(仙居农商银行)。

2019-08-23 1 1 台州日报 content_40693.html 1 3 拼命打工 学费还那么“遥远”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