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5版:文化
  
本版新闻列表
 
台州日报社旗下媒体: 中国台州网 | 台州日报 | 台州晚报 | 台州商报
 
2015年6月25日 星期

还原贾似道

  贾似道的真面目已经久不为人知。此图为《贾似道研究资料汇编》一书中选用的贾似道画像。
  天台徐永恩先生编撰的《贾似道研究资料汇编》一书,广泛收集贾似道诗文,以及当时人和后人著作中涉及贾似道的资料,为学人研究贾似道提供了极大方便。

  南宋宰相贾似道,台州人,长期以来,一直背着“奸臣”之名。事实真是如此吗?

  一

  虽然胡适说过,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。但对历史人物的妖魔化,仍然是对后人的一种戏弄。曾几何时,国内也兴起“戏说”历史人物的影视节目,对此,我总觉反感,如果为娱乐起见,可以去拍神话传说,而历史岂能“戏说”。尊重史实,是人类良知的体现,也是对现实的负责。试想,如果我们如此“戏说”下去,青少年心目中的历史人物便都成为影视版的了,这种对历史的任意扭曲,是不可容忍的。

  前些时,一部新编历史连续剧《南宋传奇之蟋蟀宰相》播出,就让我又想起了历史上真实的贾似道。这部荒诞的连续剧,是一点史实都不沾边的,连贾似道的死也是凭空捏造一个斩首的结局。其实,贾似道是因鲁港兵败,被贬官流放,途中被仇人迫害死的。这个人叫郑虎臣,是会稽县尉,其父曾被贾似道流放发配,一直怀恨在心,他负责押解贾似道的任务,当时贾住在建宁的开元寺,郑一到,撤去他的轿盖,让他在太阳下面曝晒,后来到了漳州木绵庵,郑又逼贾似道自杀,不听,于是残忍地在厕上摧折贾的胸骨,致死,葬于庵堂旁。

  人世几回伤往事,山形依旧枕寒流。南宋末年是一段令人不堪回首的历史,贾似道是生活于那个特定时代的历史人物,他为南宋的苟延残喘,尽了自己作为当朝宰相的努力。客观地说,他是以身殉国的。《南宋传奇之蟋蟀宰相》对他的妖魔化是极不公正,也是极不负责的,而长期以来,贾似道被指为 “奸臣”,实可谓历史上少有的千古奇冤。

  接下来,还是让我们看一看历史上真实的贾似道。

  二

  贾似道是天台人,我久在台州,听到不少民间对他的好评,台州地方史志方面的学者专家,对贾似道也有许多新的看法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历史研究的进步,对历史人物给予公正的评价,很有必要。

  众所周知,蒙元统一中国后所修辽、宋、金三史,自有其好恶倾向。元朝史官有管制监督的责任,曾经大量删削篡改对蒙古不利或说蒙古坏话的记载。《宋史》是由元人和为元人服务的汉文人(说是宋的汉奸也无不可)混搭班子所修;那些为新朝服务的汉文人,对失去江山的决策者们的憎恨与不满是很正常的。有人奇怪,宋朝的宰相为何多为奸臣,明乎此,也许就不足怪了。要褒贬一个人,在材料的选择上,也尽可以自主录用,传主也只好凭编者的良心了。刘晓峰先生说得好:“是史学家的一支笔,决定了一个人最终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。”“台州式的硬气”来自方孝孺,他的被诛十族,正是不愿为新朝说好话,篡改历史,但像他这样的人是终于轮不到去修史的,新朝的主子需要的是御用文人,是被奴化的政治工具。

  在《宋史》中得不到真相,倒是可以从蒙古人自己写的历史略窥一斑。虞元国《细说宋朝》曾参考了一些这方面的史料,他说:“蟋蟀宰相是后世民间对贾似道最深刻的印象,似乎他除此之外一无所长,这至少有点漫画化,贾似道历任沿江、京湖、两淮制帅,贾贵妃的裙带关系虽起作用,但他也在这些军政长官的任上为抗蒙作出过一些成绩。”以至于连忽必烈也赞赏道:“我怎地才能有似道这样的人驱遣呢?”虞元国话说得很谨慎,其实,贾似道在南宋可谓人才难得,他不是被“漫画化”了而是被“妖魔化”了,中国的嫉贤妒能和其他传统一样历史悠久,凡经过文化大革命的人都清楚,当时无论是政治、经济、科教、文艺各个领域的人才,几乎被一网打尽,都被“妖魔化”了,以今鉴古,人才如贾似道者,岂能免乎?

  临海博物馆丁伋先生讲得更加明确,他说:“吕文焕、范文虎、夏贵等都富贵已极,他们不愿打仗,处处拥兵自重。这种积弊原是宋朝‘祖宗御将之法’造成的,贾似道亲出‘督师’,已是孤注一掷,历史上大概也没有这样的‘奸臣’。宋亡后,元世祖曾问宋降将:‘尔等何降之易耶?’答云:‘宋有强臣贾似道擅国柄,每优礼文士,而独轻武官。臣等积久不平,心离体解,所以望风送款也!’元世祖说:‘正如所言,则似道轻汝也固宜!’”丁先生认为,这批降将所说投敌理由,反被敌人所讥笑,很值得玩味。

  关于贾似道优礼文士,清代台州人洪颐煊在《台州札记》中曾引《浩然斋雅谈》记贾似道对当时文人翁宾阳敬重有加,翁宾阳有《摸鱼儿》“叹江左夷吾,隆中诸葛,谈笑已尘土”之句,喻似道为南宋支柱。元末明初叶子奇《草木子》中也有贾似道器重诗僧的记载。

  贾似道家乡台州时受叶水心一派经世之学影响颇深,似道对当时占主导地位的理学不以为然,这更让修史的一班文人难以为他说好话了。

  正史于贾似道的治学只字未提,只是强调他年轻时好游荡。有一个人们熟知的故事,说理宗一次赏夜景,见西湖中有一处灯火异常的密集,对左右说“此必似道也”,第二天一问果如所料,于是叫来京尹史岩之,让他去劝戒贾似道不要总是不务正业。史岩之却说:“似道虽有少年气习,然其材可大用也。”贾似道喜欢交游或许不假,但果真如贬损他的人们所说的不学无术吗?事实上贾似道尝撰《奇奇集》遍搜古人以少胜多的战例,他研究历史有《悦生堂随抄》百卷,所引多奇书,板成未及印,没有流传下来。他还自集了一部《全唐诗话》。明清之际的学者孙承泽曾评价称贾似道“风流博洽,使当日不为宰相,而但终学士院,安见其不可传耶”。看来,对于贾似道只有全方位考察,才可能得出比较接近真实和比较公允的评价。

  三

  再来看看说贾似道是“奸臣”能否成立。

  历来关于贾似道是“奸臣”的说法,多为不实之词,中伤倾向明显。由于贾似道背着“奸臣”之名,当时的反对者和后世的好事者多有将一些奸恶之事扣在他头上的,民间的传说更是追求戏剧效果,张冠李戴,无中生有。现在我们需要考察一下他到底“奸”在何处。

  贾似道的一大罪状,恐怕是“私下议和称臣”了,而其实在两国的外交中,战与和都是策略问题,所谓“谈谈打打,打打谈谈”。尤其在军事实力悬殊的情况之下,议和并不等于卖国。陈寅恪先生在《论唐高祖称臣于突厥事》一文中说:“吾民族武功之盛,莫过于汉唐。然汉高祖困于平城,唐高祖亦尝称臣于突厥……”李世民英雄一世,称臣于突厥一事正史上是极力回避并淡化处理的,而据陈寅恪先生的考证,李世民不但称臣于突厥,还使用过突厥授予的“狼头纛”,而当他建立大唐,一统江山后,北方各族均尊他为“天可汗”,扬眉吐气,尽雪前耻。在鄂州之役中,贾似道与忽必烈不过是议和而已,并不像《宋史》所说“称臣”,丁伋先生在《略谈贾似道》一文中说:“然考《元史·世祖记》,仅云约和并无称臣输币之语。当时蒙哥新死,似道已知,遣使约和之日,正忽必烈决定退兵之时,哪有称臣之理!此时如能达成合理和议,亦未始非为好事。实则宋、元兵事之开,乃史嵩之等侥幸邀功之心造成,至似道之时,宋朝已颓象四露,这非似道的责任,相反他是背包袱的。”反观贾似道的继任者陈宜中,在蒙元兵临城下时是何表现呢?于慎行在《读史漫录》中是这样说的:“元兵将至临安,宰相陈宜中,遣使乞降,求称侄纳幣,不从,则称侄孙,伯颜亦不许也。”侄子做不成,就要做侄孙,连侄孙也做不成,自取其辱,一至如此,于慎行也只能感叹:“亦古之所无也。”

  腐败是贾似道的又一大罪状,史书上称他“酷嗜宝玩,建多宝阁,日一登玩”。最有名的故事是说他喜欢斗蟋蟀,在葛岭与妻妾一起蹲在地上玩,被客人看见开玩笑说:“这也是军国大事吧。”但凡历史人物,一拿生活细节来说事,几无完人。要知道南宋期间正是理学盛行之际,知识分子中多有所谓“正人君子”者,以他们的标准看,满朝文武没有不腐败的。《读史漫录》中有论文天祥的一段文字很能说明问题:“文丞相天性豪华,平生自奉甚厚,声伎满前。及闻国难,痛自抑损,尽以家财犒军,此公豪举士也。”文天祥是爱国主义的代表,南宋的大忠臣了,而他平日里也是“声伎满前”的,可见当时社会风气如此。南宋度宗时代,军事虽不能称强大,但经济仍很发达,尤其是首都临安(杭州),当时人口已达124万,而且生活水平相当高,社会福利也甚好。吴自牧《梦梁录》成书于南宋度宗咸淳十年,即1274年,其中谈到当时临安府所辖钱塘、仁和两县政府设立“慈济局”、“养济院”、“漏泽园”,专门收养“老疾孤寡”,为无亲朋的死者安葬。有人甚至认为,南宋偏安江南,人民生活太过安逸,所以不思进取,也不善战,经济发达未必是一件好事,至少是南宋灭亡的一个原因。

  说回到腐败,也应当说是朝廷的集体腐败,致使700多年前的这场南北对抗,大宋最终痛失江山。指责贾似道没有搞好反腐倡廉,离开当时的历史环境,也是很不公道的。众所周知,反腐倡廉放在今天也是极为棘手的事情,是需要痛下决心的。况且贾似道有私费筑城和率先交出私田以推行公田制之举,这也不是一个腐败分子能做到的事。

  贾似道头上还有一顶不轻的帽子,“任用小人”。这种说法其实不值一驳,因为很多攻击贾似道的人本身就是得不到重用的“小人”。在此只举一例,我们来看看贾似道任用的是何“小人”。曾被贾似道推荐任相的江万里,听到襄樊已破,举家赴池水死,积尸如叠,可谓忠烈之士,至今“止水亭”前,人怀敬仰。

  稍加考察,我们会发现许多指责贾似道误国的人自己本是“小人”,最后投敌为奸了。如叶亦愚等辈。

  贾似道虽然极重视对朝政的控制,但他仍是量才用人的,如他当权时任用的叶梦鼎、王爚与他私人关系并不好,也都说过他的坏话。在封建时代“专权固位”是一般做官的常识,所谓“一朝权在手,便把令来行”。不能要求古人做官的经常开“民主生活会”。况且,贾似道深知南宋之事不可为,多次辞官,恐怕并非一味要挟。度宗智力平庸,他因其母滥服堕胎药,大脑发育不良,七岁才会说话;他只能依靠贾似道,所以又是送葛岭,又是许入朝不拜。即便如此,贾似道也还“不从”,弄得“帝泣涕留之”。

  四

  贾似道管理才能是受到许多史家和学者肯定的,他还推行了一些改革措施,无论结果如何,初衷都是为了兴利除弊。这使他成为一个让贵戚和顽吏都头痛的角色,也因此遭到一批既得利益者们的忌恨。在一个腐败的环境,他能够举重若轻地除去积弊,恐怕不是那些说嘴的书生可以办到的。贾似道还曾亲自制定官斛式样,口狭底阔,有利于公平出入,其事看似不大,却关乎国计民生,惠及当时,益于后世。

  理宗时,宦官外戚弄权,买官卖官是一个长期得不到彻底解决的问题。当时外戚中最骄横阴险的是谢堂,“其才最颉顽难制”。贾似道故意跟他亲热,待相处得很随便以后,不动声色地罢免了他的“宫观”,并让理宗下诏“外戚不得任监司郡守”。谢堂虽知中计,也只好认栽。北司中董宋臣、李忠辅都曾是朝廷重臣,很多人虽想除之,反受其害,而贾似道“谈笑之间,出之于外,余党慑伏,惴惴无敢为矣”。

  贾似道推进的改革较为有名的是“公田法”,目的是为缓解中央财政危机,但侵害了地主集团的利益,招来许多不满。他还对科考取士作出新的规定,成为近代保结搜检之法的由来。由于武将中虚报开支,大吃空额的现象普遍存在,贾似道在武将中实行了“打算法”,核实军费开销,但他因此引起了一批武将的记恨,埋下了军队不稳定的隐患。纵观贾似道主政后的举动,很难得出这样的结论:他是一个只知道“声色犬马”,不问国计民生的奸臣。虽然,“公田法”和“打算法”都并不成功,但尝试改革总比坐以待毙要好,一个奸臣又何必为国家兴衰操心呢?

  由一部戏说历史人物的电视剧引出对历史真实的拷问,是想通过对贾似道的重新评价,使更多被“脸谱化”的历史人物,能够回归历史的真实。因为,只有记住真实的历史,才能更好地面对现实。

  

  

  (除了文中所列,本文还参考了《宋史·贾似道传》、丁伋《略谈贾似道》、周密《齐东野语》、周密《癸辛杂识》、戚学标《三台诗话》、王应奎《枊南随笔》、陶宗仪《辍耕录》、田汝成《西湖游览志余》、方山《晚风无语》等著作。)

  陈大新


2007-2011 © 版权所有:台州日报社 运营服务:中国台州网
咨询/投诉:0576-88516281 QQ:47462770 技术支持:北大方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