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5版:社会
  
本版新闻列表
 
台州日报社旗下媒体: 中国台州网 | 台州日报 | 台州晚报 | 台州商报
 
  
2017年5月25日 星期

香烟,抽与不抽之间


    ■ 鞠贵芹

    5月31日,是世界无烟日。这个“节日”,是世界卫生组织在1987年确定的,原本是在4月7日,也就是该组织的成立纪念日。第一个世界无烟日,是1988年的4月7日。此后,就改为5月31日了。

    无烟日设立的初衷,是要求世界各国民众在该日不要吸烟,也不要售卖香烟。时至今日,能在无烟日做到不吸烟,对于烟民来说还是件难事。对于非烟民来说,这个“节日”的意义,就是再一次审视吸烟这种行为,并寻求“能够不抽吗”的对话。至少,是寻求“在公共场所不抽行吗”的对话。这个话题,相信不止探讨了一次,但效果并不理想。

    从特定视角看,吸烟是个人的事,是个人“权利”,似乎无关他人,更不需要他人来唠叨、约束。的确,吸烟是个人行为,要界定是否损害了别人的利益,就要看吸烟的场合了。在无人的茫茫戈壁上,或独自在自家阳台上吸根烟,大抵外人是不会来反对的。关键问题是,当个人的吸烟行为危害到周围人,尤其是在办公室、候车室、电梯等公共场所,那吸烟还是“一个人”的事吗?

    从心理上来说,公共场所吸烟最遭人厌恶。笔者的一位同事说:“很可恶的,有些人在电梯里抽烟,那么狭小的空间,让人躲都没处躲。”这样的事,笔者也曾遇到。不过让人觉得畅快的是,一位男士马上站出来说:“请你把烟熄掉好吗?”吸烟者是位装修工,大抵是忌惮业主的威严,很快摁灭了香烟。也有很多时候,被吸二手烟的人,是没有勇气去劝阻吸烟者的,尤其吸烟者是领导、上司时。

    在机关单位,领导吸烟,手下基本不敢劝阻。领导见了手下主动发烟,那手下也只能接着,除非真的不吸烟,否则就容易尴尬。也不排除有人主动给领导敬烟的可能,这样一来,“同吸吸”联盟形成,别人更不敢劝阻了。如果是同事吸烟,大抵也没人愿意劝阻。同坐一起办公,抬头不见低头见,加上业务上需要合作互助,谁愿意去破坏友好和谐的氛围呢?到最后,办公室禁烟也基本是空话,虽然“禁止吸烟”的标牌就挂在显眼处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家庭禁烟比办公室、餐厅、车站禁烟要容易。在家里,儿子吸烟,或者丈夫吸烟,身为母亲或妻子,劝阻就相对有效,因为自己是“上级”或“平级”,有发言权。在妻子的严管之下,有的丈夫躲在厨房,开着油烟机抽烟,或者躲到阳台,边吹冷风边抽烟。也有些时候,是因为妻子准备怀孕,或者已经怀孕,丈夫为了后代的健康而主动戒烟。但为什么一离开家庭,吸烟者的约束就弱了呢?

    关于公共场所禁烟,我们按“多城同创”要求做了很多年,从网吧禁烟到医院等公共场所,禁烟有成效但仍不理想,我们还在努力中。为了缓解抽烟者的压力,车站、机场等场所设置了抽烟室,这也是“疏”的一种措施。3月1日,经过修订的《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》施行,该市室内公共场所、室内工作场所、公共交通工具内全面禁止吸烟,部分公共场所室外区域可根据需要设立临时禁烟区域。试问,室内场所全面禁烟,我们能做得到吗?

    当下,台州正在创建全国文明城市。笔者不愿将公共场所吸烟问题作为文明创建的“疤点”,因为经过努力,这个问题会慢慢得到解决。在世界禁烟日来临之际,哪怕最有烟瘾的市民,能否试着约束一下自己,不要在公共场所吸烟?如果烟瘾实在难控,还是去找个阳台吧。不过,请记得关上房间与阳台的门。


  
2007-2011 © 版权所有:台州日报社 运营服务:中国台州网
咨询/投诉:0576-88516281 QQ:47462770 技术支持:北大方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