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版:文化
  
本版新闻列表
 
台州日报社旗下媒体: 中国台州网 | 台州日报 | 台州晚报 | 台州商报
 
  
2017年9月1日 星期

说说“桑吖”


    台州话

    程和平   

    “蝉”,台州很多地方都叫“sang ya”,如椒江、黄岩、温岭、临海等地都有这种叫法。因为不清楚取名的理据,所以人们多以同(近)音字来记录。譬如:桑鸦、桑呀、桑雅、桑吖(“桑”也有写作“双”等台州方言同音字的),还见到有人写成“嗓哑”。

    “蝉”,俗称“知了”,《现代汉语词典》上说,因叫的声音像“知了”而得名,即所谓的象声为名。根据《汉语方言词汇》对20个方言点的记录,这些地方对“蝉”这个昆虫的指称,多数跟“知了”的发音接近,如北京人叫“季鸟儿”,济南人叫“截溜”,合肥人叫“遮溜”,扬州人叫“叽溜”,温州人叫“知蟟”,南昌人叫“借落子”。与此相比较,“知了”的台州话名称似乎并不是以叫声命名。

    最近读到李白的《江上秋怀》“山蝉号枯桑,始复知天秋”,以及王昌龄的《塞上曲》“蝉鸣空桑林,八月萧关道。出塞入塞寒,处处黄芦草”,这两首诗都写到“蝉”和“桑”,于是笔者觉得台州话中的“知了”记作“桑吖”可能是对的。

    “桑吖”,字面意思是“在桑树上鸣叫”。知了就是在树上鸣叫的虫子,农家多见桑树,所以写作“桑吖”比较合理。“桑吖”是根据这种虫子的生活习性命名的。

    据《汉语大词典》,“吖”音[yā],释义为“呼;喊”,释义后面附有三条例证:

    1.元高文秀《黑旋风》第三折:“不索你没来由这般叫天吖地。”

    2.元郑廷玉《后庭花》第三折:“那恰便似一部鸣蛙,絮絮答答,叫叫吖吖。”

    3.元杨显之《酷寒亭》第二折:“为甚么适才间吖天叫地?”

    从以上举例可知,元代就有“吖”字用法的记录。“吖”的读音与释义也跟台州方言相符。如椒江话有“吖吖叫”“吖吖声”“燥蓦吖”“吵吵吖吖”“喉咙吖起候响个”等说法。还有“别喊叫”椒江话叫“休要吖”(“休要”连读为[xiāo]音)。看到小孩子或叽叽喳喳地吵闹或大声尖叫,大人有时会说他们“桑吖吡样个”。这里的“吡”是记音,重读,发音跟普通话的“壁”相同。“桑吖吡”本来是“小知了”的意思,“吡”又很像“桑吖”发出的令人讨厌的“吡吡吡”的声音,因此,劝阻别人不要叽里呱啦、唠唠叨叨时,椒江话有一种说法,叫“休要在的吡吡声”。

    “桑吖”也有读音变异。据网上资料,天台读“桑娘”,临海也有人读“桑洋”。

    “蝉”在台州各地方言里还有一些完全跟“桑吖”不同读音的叫法,不知道这些叫法又是如何来的。


  
2007-2011 © 版权所有:台州日报社 运营服务:中国台州网
咨询/投诉:0576-88516281 QQ:47462770 技术支持:北大方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