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5版:文化大观
  
本版新闻列表
 
台州日报社旗下媒体: 中国台州网 | 台州日报 | 台州晚报 | 台州商报
 
  
2018年1月9日 星期

陈旧的新意


    林 立    

    李安导演曾经评价周星驰的电影《西游·降魔篇》“拍的是小孩子的东西”,这是一个折中的评价,属于满怀善意地揭开本质。看了《星球大战8》我也有了同样的感受,在之前7部正传、前传作品里,我从未有过这样苍老的看法。

    每一部星球大战电影标志性的黄色字体开场,其实都像一个给男孩子预备的睡前故事的念白。之所以很少有人说《星战》是小孩子的东西,是因为这是全世界不同年龄的男人们(以及少数有耐心幼稚到老的女性们)共同的成长回忆。

    而随着系列的数字变成了“8”,最初廉价的男孩游戏,已经形成了浩瀚的“星战宇宙”,邪恶早已不是注定被打败的邪恶,正义也不再是法力无边的正义。

    剧情复杂化,人物深邃化,《星战8》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《星战8》的剧情不断在挑战观众观赏此系列养成的欣赏习惯,时不时就来一出反转。当死忠观众准备为经典人物最终牺牲准备好纸巾时,他们又活了。你以为拿着不同颜色光剑的年轻的朋友要相会时,他们又分手了。

    哪怕是初次观赏的观众,都会感叹:这个宇宙的征途,真是山路十八弯啊。

    我以为,这是新上任的导演兼编剧莱恩·约翰逊的奇招。语不惊人死不休,一来为了延续未来的星战版图,二来是摆脱由J·J·艾布拉姆斯导演的《星战7》带来的低迷局面。作为普通观众,大家是不会明白当《星战》系列导演的痛苦的,他们背负的是数十亿忠实粉丝的监督,同时还得为新东家迪士尼“每年一部星战电影”的宏愿开拓新粉丝市场。

    抛却对导演的体谅,作为普通观众,平心而论,我为《星战8》点赞。为了这次的核心人物卢克·天行者,也就是片名所说的“最后的绝地武士”。

    由于我是85后,我真正享受《星战》故事,是从前传三部曲开始的。在这三部里,绝地武士的光鲜人物是奎刚大师,是欧比旺大师,是安纳金·天行者,当然,还有人气永远不落的尤达大师。卢克可以说是第一代星战影迷记忆中的英雄,对那一代人来说,他是年轻时候的郭靖,而我这一代人熟知得更多的是亦正亦邪的杨过。

    《星战7》的结尾,女战士蕾伊找到了隐居的卢克大师,饰演卢克的,仍是1977年就担纲此角的马克·哈米尔。这一幕估计只能让老观众泪目,我的动容很有限。

    《星战8》中,卢克成为了蕾伊的师父,按套路,这位老先生至少准备好了一麻袋的人生哲理准备教诲蕾伊,诸如马步要扎稳,功夫如煲汤之类。

    但是卢克告诉蕾伊,绝地武士是骗人的,原力不属于绝地武士,他希望绝地武士团完蛋。

    因为我之前不熟悉少年卢克,老年卢克那藏在褶子里的绝望,瞬间就拉住了我。我不知道多少人和我有同感,我闻其言,一愣:亲,你怎么把实话说出来了?

    一直以来,绝地武士与西斯武士、第一军团与反抗军的对峙,和全世界“邪恶战胜不了光明”的对抗故事毫无区别。最初的观众,享受的是卢卡斯营造出来的酷炫世界、全新人设,原力、光剑、武士,在全宇宙那么发达的科技文明之中,仍然光芒万丈,这就够了。人们并不在意更深层次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愿原力与你同在”,嗯哼,就像“你吃了吗”一样亲切温暖。至于与谁同在,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然而老年卢克重出江湖,第一课就告诉蕾伊“武林是个屁”,委实让我惊讶。我想,为什么是卢克这样说?尤达大师、奎刚大师、欧比旺大师,智慧如斯的他们,难道就那么心安理得享受着名誉与地位?

    卢克感到绝望,是必然的。他的父亲安纳金·天行者最终成了西斯·维达,徒弟本·索罗成了凯洛·伦,正义是不是战胜得了邪恶,他早就没答案了。每一个西斯,都是绝地转变的,正是这个怪圈不断循环,《星战》的故事才永远不会结束。

    但实话说,我还是觉得《星战》早就可以在《星战前传三:西斯的复仇》终结了。这原本就是一个“小孩子的东西”,当安纳金被欧比旺削成废人、掉入岩浆后大难不死,最终被救活戴上那个著名的面具。银幕上,面具迎着观众盖下来时,我激动地想:会议圆满落幕了!

    得知《星战》将每年一部拍下去,我没理由不看,《星战7》让我叹气,我原想《星战8》再不行,就中途下车了。

    然而卢克的绝望,竟然让我感动了。是啊,人世间的绝望之一,不正是看到真相不能说吗?身为最后的绝地武士,卢克没有了顾虑,他执意要烧毁绝地圣殿还有武林秘籍。

    到此已经精彩,没想到尤达大师竟然还能以“英灵”的形态再给这出“自我毁灭”一重高潮。这个我最爱的星战人物,替犹豫不决的卢克引天雷,一把火烧了绝地圣殿、秘籍。

    “我们存在的意义,不正是被超越吗?”尤达大师笑呵呵地问卢克。通透啊,又一个看似废话但直击人心的真理啊。对于电影系列来说,绝地武士永远不会断代。但对我这样早已疲倦的观众而言,善意地看穿这个小孩子的东西,其实可以很幸福。

    卢克大师最终以非常东方的方式“圆寂”了。《星战》的故事还是陈旧的,但我也找到了其中新意。曾经沧海难为水,那把回忆停在卢克最后的笑容就好。以后的《星战》,留给以后吧。


  
2007-2011 © 版权所有:台州日报社 运营服务:中国台州网
咨询/投诉:0576-88516281 QQ:47462770 技术支持:北大方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