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版:人文
  
本版新闻列表
 
台州日报社旗下媒体: 中国台州网 | 台州日报 | 台州晚报 | 台州商报
 
2017年7月29日 星期

一年中一个最火热的民俗节
东官河畔,椒江葭沚送大暑船历史上溯至清朝
送大暑船

    东官河优雅地淌过繁华的集镇、别致的村庄,滋润着两岸的庄稼果树,温柔地投入大海的怀抱。东官河孕育了当地与众不同的民俗风情,送大暑船就是其独特的传统民俗文化活动之一。

    那年大暑,没有火辣辣的情歌,只有火辣辣的太阳。我们也是拼了,汗流浃背赶到椒江葭沚看送大暑船盛况。

    上溯历史至清朝

    送大暑船的历史可以上溯到清朝中晚期。过去,医疗条件差,经常瘟疫流行,百姓性命攸关。瘟疫是人口减少的三大原因之一,其它两个是战争和灾荒。一般瘟疫都是春季开始流行,入夏结束。可是,清同治年间,葭沚一带的瘟疫到大暑节还没有结束的意思。究其原因,结果五圣躺枪了。百姓认为是五圣和凶神恶煞作祟。中国人历来讲“和为贵”,打得过就打,斗不过就躲,躲也躲不过,只好臣服纳贡。于是病家去五圣庙向五圣祈祷,事后以猪羊等供奉还愿。葭沚百姓以打鱼为生,渔民居多,为保一方平安,遂决定在大暑节用渔船“欢送”五圣,以表虔诚之心。送你到椒江口外,随风远去,保佑一去不复返。此为送大暑船之妙计也。

    送你千里之外有“纠结”

    我们赶到葭沚,仪式已经开始。船里已经装满供品。我们赶忙向内行人打探都装的是什么东西。刚好一个当地的老大爷年年来看热闹,耳熟能详,让我们听得津津有味。大爷介绍,送大暑船时,先要举行迎圣会,迎圣队伍前面有四人鸣锣开道,随后是八大金刚手执钢叉护持,接着是五名少年扮成的五圣。五圣之后有香亭台阁,上点香烛,供两旁百姓参拜。此是主队伍。主队伍后面则是走高跷、卖梨膏糖、打花鼓、摔小球、抛瓷瓶等,民间艺人化装,作各式即兴表演。最后是身穿红衣,颈套白线(象征锁链缠身),手执香烛的“罪人”,都是曾生重病,因祈祷五圣而愈者前来“谢罪”的。迎圣队伍从五圣庙出发,先去栅浦,然后折回进入葭沚街,返回五圣庙。大暑船内设有五圣、香案,以备供奉。酒食菜蔬应有尽有,水缸镬灶连眠床一应俱全,并备有枪炮等自卫武器。只有米都是小袋,每袋一升,为百家所施。大暑节前数日,于五圣庙建道场,还愿者将礼品送到庙内,以备装船。大暑船先由老大驾驶到椒江口处,然后老大离船,任由大暑船趁退潮飘向茫茫大海,飘得无影无踪,才算送五圣高高兴兴到别处谋生去了,称得上大吉大利;如果大暑船涨潮时飘回海门关,五圣不肯去,乃是凶兆。真是:送你离开千里之外,千万别回来;送你离开天涯之外,担心你是否回来。

    传说已有110年

    送大暑船活动自清同治年间至今已有110年,逐渐演变成传统的节日盛会,还派生出许多关于大暑船的传说。传说某年黑夜海盗看见大暑船上的烛光,以为是商船,追赶就近喝令停船,可船行依旧,毫不理睬。海盗大怒,放炮以逼令停船,前船亦打炮抵御。海盗追了一夜,至天明才发现是大暑船。吓得惊恐万分,逃之夭夭。第二个传说,福建某地有个米行,一夜有人来敲门卖米,米行老板领着几十号挑夫到船上起米,干到早晨米还没有挑完,米袋大如五石瓠,挑夫的肩头都磨红肿了。天大亮后一看,米袋比碗还小。见多识广的老者一看见此袋就说:“此临海大暑船中米也。”即日疫疠大作,禳之始已。

    台州乱弹《拾儿记》的2.0版

    用大暑船送五圣出海,直白点说就是送瘟神。各地都有送瘟神的戏法,人人会变,窍门不同。也有船送的,毛主席就写过《送瘟神》“借问瘟君欲何往,纸船明烛照天烧。”只不过大暑船阵容豪华而已。这样说来,大暑船不是放水灯的升级,而是台州乱弹《拾儿记》搿夜祀的2.0版。古人有的信奉中庸哲学明哲保身,各人自扫门前雪,莫管他人瓦上霜。搿夜祀就有点不厚道,以邻为壑,买嘱瘟神去隔壁老王家不要回来。好在现在医疗卫生条件大大改善,瘟疫基本绝迹,送大暑船成了传统的民俗活动,不再是以邻为壑的御用工具了。

    陈明达


2007-2011 © 版权所有:台州日报社 运营服务:中国台州网
咨询/投诉:0576-88516281 QQ:47462770 技术支持:北大方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