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版:人文
  
本版新闻列表
 
台州日报社旗下媒体: 中国台州网 | 台州日报 | 台州晚报 | 台州商报
 
2017年8月19日 星期
香灯院不是一般寺院能有的,是皇帝对士大夫的特殊恩典 台州有资格得到朝廷敕赐的香灯院有哪些——
香灯院与台州的故事

黄岩灵石寺谢 克家香灯院
晋朝鸿福寺杜范香灯院

    台州通

    天台山历史文化中,宗教文化是重头戏,香灯院身兼宗教、孝道文化两职,两者相得益彰,大大丰富了天台山历史文化的内容,是天台山历史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角。

    香灯院,又叫“香火院”、功德坟寺等,名称不同,作用相同,祭扫祖先,其实就是设在寺庙的祠堂。

    祠堂,是正宗的中国“国粹”,是一方方最独特的“中国印”。在那里,我们都能寻找到自己的根,看到自己的“胎记”。无疑,祠堂是存放我们乡愁的陈列馆,是安放我们灵魂的栖息地。

    始于唐朝盛于宋

    十里,旧名般若。后周显德四年(957年)建,僧德韶第九道场。宋大中祥符元年改为护国寺。当时左军卫大将军、驸马都尉、会稽郡王钱景臻于靖康元年毙于战乱。后于1142年,宋仁宗第十女、钱景臻的夫人大长公主毙于杭州,辞世时间比钱景臻迟了16年。公主既毙,宋高宗遂决定于绍兴14年,把驸马和公主的合葬墓定在天台般若寺东凤凰山之阳。祭葬后,在护国寺划出一个侧殿,塑五位钱王像。与此同时,由大长公主惟一己出儿子钱忱出面,乞设香灯院,配若干僧人专管驸马和公主的坟墓,并把护国寺加“广恩”二字。宋高宗同意了这个乞求。从此以后,在护国寺内多了一个“香灯院”,护国寺成了“广恩护国寺”。自钱景臻夫妇墓葬安放于护国寺旁边之后,钱氏墓葬不断增加。仅钱景臻一脉就连续五代。每代均有人墓葬在天台。他们是:钱景臻长子,官右金吾上将军、太师、少保、荣国公钱忱;钱景臻三子、咸宁郡王、太师、郑国公钱愐;钱忱第二子,进士出身,吏、户两部尚书、副丞相,忠肃公钱端礼;钱端礼子,官越州安抚使、太师、郑国公钱筜;钱筜子,官左丞相、太师、魏国公钱象祖。以上五代,基本上都是一、二品京官(副相以上六人)。据考总数有二十多座。

    黄岩两寺因香灯寺与天台有缘

    瑞岩寺、灵石寺不仅仅因为香灯院与天台山有缘。早在隋朝,智顗大师就曾先后驻锡二寺。灵石寺尚有智顗“繙经台”遗址。明万历间,天台宗第三十祖、高明寺第十九祖传灯上人曾到黄岩弘扬佛法。

    幽默的是,杜范死后享有香灯院的哀荣,其生前却有天台僧人思亷曾写信给他痛说香灯院弊端:“夺取僧蓝之地以为坟,寺内一针一草皆属私人。”但没有杜范回复的记载。笔者认为任何事都有利有弊,香灯院也不例外。香灯院对官僚家族来说,一是有固定的场所能满足祭祀的需要,二是身份的象征;对选中的寺院来说,虽然比不上皇家寺院富贵逼人,吃用是不用愁了,总是利多弊少的生意,何乐而不为。例如护国寺,加“广恩”和“香灯院”后,护国寺的实力不是弱了,而是更强了。批准为香灯院时,皇上当即赐田400亩、山800亩。所以到南宋宁宗十六年耆卿编《嘉定赤城志》时。护国寺尚有田1215亩、地120亩、山800亩。可称为规模宏大,在国内很有地位。再如瑞岩寺,钱氏“乞为香灯院”何况不是利好。所以,寺院成为香灯院后,寺院和臣僚都是受益者,真正“吃亏”的是皇帝。这是他笼络权臣应该付出的代价。

    香灯院完成使命,该寺院还能得到一项意外的殊荣。因为,香灯院是皇帝敕赐的,“归还”皇帝后,皇帝还得差个住持过去,办个交接手续,表示已经收回。这就是“敕差住持”的由来。皇帝为什么要管世外闲事,这就是“解铃还是系铃人”,给上一次管的闲事揩屁股。台州人讲“撸脚下柴”;佛家讲“善始善终,功德圆满”。

    其实,每一个香灯院都有一个引人入胜、津津乐道的家族历史故事,可以吸引游客兴趣,丰富旅游的内容。

    在台州的历史长河中,宋至明清这一时期,文人墨客习惯于用“赤城”、“天台”指代台州。如陈耆卿撰郡志,名《赤城志》;状元秦鸣雷是“天台秦鸣雷”;王世贞直书“天台蔡去疾”,不胜枚举。所以天台山文化与整个台州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波及台州全域,不能满足于“天仙配”,还要追随智者大师“游天台”。这才是“全域旅游”。

    香灯院在唐代已经存在,如唐睿宗景云二年,敕贵妃、公主家始建功德院。至宋代而获得重大发展。宋代臣属修建香灯院,始见天禧五年(1021年),是年,真宗赐已故太尉王旦坟侧僧寺,赐额“觉林禅寺”,“近坟田租悉除之”。此后,大臣家族坟寺凡属朝廷赐额者,享有寺产免除科赋的优待,一些田产只要系名于寺院者,不限田亩皆免税役。是否有资格赐建香灯院与官员等级挂钩,因此,它逐渐成为官员身份标志之一。比起家庙祠堂,香灯院有更多的优点,由于香灯院依靠僧人管理运作,有田产维持,即使家族衰败,家族祭祀仍可以依靠僧人保持长久。

    宋代的官僚依规定可以得到朝廷敕赐的香灯院。香灯院的功能,主要是因为士大夫因游宦或迁徙而离乡背井,尤其是康王南渡,南北分裂,祖坟无人祭扫之,由香灯院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与一般寺院有区别,通常为皇帝敕赐

    宋代香灯院与一般寺院的区别是:它通常为皇帝敕赐,是宋代皇帝对士大夫的特殊恩典,故基本上限于皇族、朝廷显贵的权力范围,受到特殊的待遇。可免输租税,每年可度僧若干,并有紫衣师号颁赐的特权。正因为有这种经济上的特权,普通寺院往往通过各种关系,将所在寺院变为香灯院,而皇族、显贵也有意识把一些有敕额的寺院改作自己的香灯院。

    南宋一朝,台州的香灯院最典型。魏国大长公主滥觞。据《嘉定赤城志·寺观门》载:“白莲寺在(临海)县东北四十五里。旧名白莲庵,庆历五年僧本如建。魏国大长公主请今额”。

    显宁崇报院,在(天台)县东二百五十步。旧有接待院,绍兴五年内侍陈良弼丐为祈福之地,遂改今额。

    资福院,在(天台)县东南四十五里。旧名清化,吴赤乌二年建。国朝治平三年改兴化,隆兴初贺参政允中家乞为香灯院,遂改今额。贺允中(1090-1168年),祖籍河南汝阳。南宋高宗时自吏部侍郎除参知政事,复以资政殿大学士、左通议大夫、提举万寿观除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。在职二年。其为官“清介刚直,凡所谏议,皆中机宜”。早在绍兴中(1131-1162年)就徙家临海,退休后定居东湖后湖的北侧,以唐诗人贺知章自况,并借之“唯有门前镜湖水,春风不改旧时波”诗意,命名东湖后湖为小鉴湖,同时于湖畔构建占春堂、枕流亭、漱石亭等。

    其中四人有资格而没有乞赐香灯院。他们不是不想乞赐,而是事出有因。贾似道在流放途中被郑虎臣杀死且南宋已经终结;叶梦鼎、吴坚宋亡后去世;陈骙降级后逝世。

    有资格得到朝廷敕赐的香灯院

    除此四人外,其他“够格”的皇族、宰相均得到朝廷敕赐的香灯院。宰相中辅佐赵构在杭州定都的吕颐浩,后寓居临海;还有谢克家、杜范、谢深甫、钱端礼、钱象祖、范宗尹等台州人无一例外。列举如下:

    吕颐浩绍兴九年卒。墓葬临海城西三十里白茅(毛)景福寺左。高宗闻之,遣使殊礼致祭,敕改景福寺乞为香灯院,额以“褒忠显绩”,追封秦国公、谥忠穆,诏赐膄田三十九亩,地三十三亩一分,塘三亩一分。后人认为,宋高宗如此厚待吕丞相,实属国葬。

    谢深甫墓,在临海白水洋镇水晶坦村保宁寺东面后边的山坡上。五代时,名僧德韶重建。南宋开禧元年,谢深甫家乞为香灯院。

    龙华寺,在临海东塍镇竹岙村。始建于五代晋天福六年(941年),初名“兴福”。南宋绍兴六年,丞相范宗尹家乞为香灯院,遂改“报恩衍庆”名。

    灵石寺在黄岩灵石村,东晋隆安二年(398年)建。后以孙恩屯兵其处,忽有飞石击之,退,遂改名灵石。南宋绍兴初,谢参政克家家乞为香灯院,赐额“教忠崇报寺”。

    鸿福寺,在黄岩县西八十里,东晋永和中建,旧有永和堂,相传菩提引尊者所基,至唐咸通中新之。按五代石刻,山有独峰,望之若紫云复顶,芒彩注射,山若浮动,故名浮山。南宋杜清献后人乞为香火院。元延祐二年(1315年),仁宗敕差妙道住持鸿福寺,赐号定慧圆明禅师。

    钱氏香灯院以天台护国寺为大本营

    我们浙江人,作为曾经的吴越国臣民的后代,钱氏是有功于我们的祖先的。免死铁券是钱氏传家宝,现藏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。

    钱氏在宋朝是仅次于赵家的望族。以钱端礼为例。他是吴越王钱俶五世孙,驸马都尉、会稽郡王钱景臻的孙子,父亲钱忱是副丞相,孙子钱象祖是左丞相;要不是女婿邓王太子在乾道三年早薨,“外甥皇帝,外公狗屁”的“理想”就实现了。但他虽然是皇亲国戚大官僚,却是天台山宗教文化的使者。钱氏香灯院以天台护国寺为大本营,还有多处。瑞岩寺位于黄岩瑞岩村。南宋乾道年间,参知政事兼枢密院事钱端礼,奏准瑞岩寺为本家香灯院,赐名"移忠昭庆寺"。其孙江东转运判官钱象祖向朝廷奏请勅差住持。淳熙五年,宋孝宗下旨“以明州智门(寺)僧景蒙住台州瑞岩寺”。此外,还有惠因寺。惠因寺,在临海杜桥镇上洋村龙头山。寺旧名“禅房”,始建于南朝刘宋元嘉四年,为僧应俊所创。北宋大中祥符元年,赐名“惠因”。南宋绍兴三十二年,汉国豫国公钱忱乞为香灯院,额加“崇新”二字。后其曾孙宰相钱象祖还诸朝,复原额。

    钱氏香灯院的大本营在天台护国寺。《天台山志》记载:护国寺,在天台城西北三

    陈明达 文/图


2007-2011 © 版权所有:台州日报社 运营服务:中国台州网
咨询/投诉:0576-88516281 QQ:47462770 技术支持:北大方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