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版:人文
  
本版新闻列表
 
台州日报社旗下媒体: 中国台州网 | 台州日报 | 台州晚报 | 台州商报
 
2017年9月2日 星期

清献园:东官河畔的人文殿堂
该流域曾出现樊川、九峰、清献、东瓯四大书院
位于双桂巷的原黄岩中学
王棻雕塑

    陈建华 周建灿

    “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。”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这首诗,总是把人们的思绪牵回风景如画的江南水乡。台州,作为典型的江南水乡,河流总是与两岸的民众相守相望,这里河湖交错、水网纵横;古镇老城、小桥流水;田园村舍、如诗如画。东官河就是台州城区一条充满野趣和情味的河流。

    东官河滋养了四大书院

    为黄岩县立中学校,单设初中,原监督改称校长。1932年,学校又改名为黄岩县立初级中学。1938年,黄岩县立初级中学经浙江省教育厅批准添办高中班,学校成为完全中学。1939年1月,学校因此改名为黄岩县立中学。至1949年5月黄岩解放,学校历经动荡,尽管先有抗日战争,后有解放战争,环境艰苦,但黄中学子心系国运,教师勤勉治学,教学质量名闻全省。1943年7月,高中学生参加全省高中毕业会考一举夺魁。

    回望111年的书院历程,细数117年的学校岁月,学校虽诞生于“落日的辉煌”的“康乾盛世”, 但随着西方世界资本主义潮流的风起云涌,人类经历着划时代的变革,学校与国运相系,历经磨难而凤凰涅槃,在中国近现代重大历史事件中,诸如辛亥革命、五四运动、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、改革开放都活跃着黄中学子的身影,产生了5位两院院士和1位外籍院士,涌现了20多位国共将军,以及数以千计的政界名流、商界精英、科教英才和文艺名家等。他(她)们中,有晚清科举的代表榜眼喻长霖,进士牟育、朱文劭等;有民国要员周炳琳、洪陆东等;有“两弹一星功勋奖章”获得者、中国科学院院士陈芳允,中国科学院院士吴全德、黄志镗,中国工程院院士池志强、方秦汉,澳大利亚工程院院士章亮炽;有国民党上将林蔚,名列民政部公布第二批600名著名抗日英烈的王天祥,抗战期间号称“黄岩三炮台”之中将王皞南、少将林显扬(另一人为中将许康)等;有科学家王天眷、张方域等;有经济学家张友仁、汪祥春等;有地质学家张文昭、卢良兆等;有文学艺术家叶文玲、朱幼棣等;有考古学家牟永抗等;有翻译家刘麟、俞约法、何敬业等;有贝因美集团创始人谢宏等,如此等等,灿若星辰,黄岩中学因此成为近现代黄岩小城的一座人文丰碑。

    开凿于五代吴越国时期的东官河,自古就是黄岩的三大官河之一,见证着千年古城的兴衰荣辱。东官河水以小南门接南官河处为起点,沿古黄城一路向北汩汩而流,至柔桥东折至椒江汇头金接永宁河为终点,至今仍发挥着灌溉、排涝和航运的功用。

    一方水土滋养一方文化,其中,东官河边曾出现了樊川书院、九峰书院、萃华书院(后改称清献书院)、东瓯书院等四大书院,在古代,最出彩的是弘扬朱子道统、理学大儒辈出的樊川书院;在晚清,最值得称道的是以王棻众弟子为代表的中兴黄岩文风的九峰书院;自上世纪以来,最引以为傲的是文脉绵延、人才辈出的清献书院……

    樊川书院,最先建于黄岩城北六潭山上,起初理学大师朱熹及门人杜烨、杜知仁讲学于杜家村,后建为朱文公祠,名为樊川书院。明嘉靖间知县汪汝达移建于县南御崇院。清康熙三十五年(1696),知县刘宽更名“樊川”。乾隆十八年(1753),知县金鳌改城内柏树巷万福堂僧寺为新院址,从此在东官河畔薪火相传。乾隆二十年(1755),知县刘世宁续建,规制宏敞。乾隆三十四年(1769),知县王憕率邑绅增修,延师课习,大力劝学。乾隆五十四年(1779),知县路邵改为使节行馆,樊川书院结束了城内办学历史,虽短暂,但毕竟存续了26年。咸丰年间,训导沈廷飏等重建县南朱子祠,仍为樊川书院。咸丰十一年(1861)毁于太平军。同治年间,知府刘璈、知县陈宝善、孙憙等筹款重修。

    九峰书院位于黄岩城东群峰环碧之九峰山麓、东官河支脉九峰溪畔。此地原为九峰寺,咸丰年间被太平军焚毁。同治八年(1869),崇文重教的知县孙憙见此形胜之地,倡建九峰书院,聘请著名经史学家、方志学家、教育家王棻担任山长,造就一批鸿儒大家,可谓极一时之盛。著名的有清光绪二十一年(1895)榜眼喻长霖,授翰林院编修、国史馆协修、武英殿和功臣馆纂修等,主修《台州府志》,著有《清儒学案》《古今中外交涉考》《九通会纂》《经义骈枝》《两浙文徵》等18部经史著作;光绪十五年(1889)举人王舟瑶,先后任京师大学堂师范馆经史教习、两广师范学堂监督等,著有《中国学术史》《默庵集》等;光绪十一年(1885)举人陈瑞畴,曾任云南大姚知县、广西柳城知县;光绪三十年(1904)进士章梫,历任京师大学堂译学馆提调、监督,国史馆协修、纂修,功臣馆总纂,北京女子师范学校校长等职;数学家黄方庆,著有《测圆海镜识别图解》《群经算学考》《算学辑数》等。

    东瓯书院,位于椒江东山头,建于清咸丰八年(1858),原名东山书院。同治九年(1870),台州知府刘璈取朱熹诗句“道学传千古,东瓯说二徐”之意,将其改名为东瓯书院,以祀北宋大儒徐中行、徐庭筠父子。光绪二十八年(1902),与路桥文达书院合办,改称筠美学堂。光绪三十二年(1906)重新分开,改名为东瓯两等小学堂。民国成九年(1920)立后改名东瓯两级小学校。清同治初年(1862),聘请光绪六年(1880)进士王咏霓任首任山长。学校培养了近代诗人王葆桢、被台湾学术界誉为“台湾经济史的拓荒者”周宪文、著名文学史家周祖譔等学术名人。

    从萃华书院到清献园

    追溯萃华书院创建者的初心,还得从当年樊川书院说起。光绪《黄岩县志》卷八记载:“时柏树巷樊川书院借为行台(使节行馆),妨于诵习。路邵因众议,捐资别建萃华书院为课士所。”乾隆五十四年(1789)知县路邵择址于城东双桂巷,因此地“东揖丹峰之翠,西含岱山之英,南则委羽献灵,北则苍溪拱秀,”遂命名“萃华书院”。书院中间建有讲堂5楹,称为仰山堂。左右各建10间小屋为书舍,东边另有小屋2间作厨房。西厅有屋3楹曰宾兴祠,浙江巡抚觉罗吉庆作碑记。觉罗吉庆在碑记后专作铭词:“会稽东部,先贤所憩。讲学岩疆,余风未替。爰有书堂,川流泌泌。旧址频移,溯源则一。正心诚意,考亭是师。勉旃多士,视此铭词。”此铭词道出了萃华书院与樊川书院承继关系。乾隆五十九年(1794),得监生郑作霖资助,在书院南边建“文昌阁” 3楹。其西3楹曰星照轩,时人立碑铭志,县令路邵作碑记。咸丰十一年(1861),书院毁于太平军。

    同治六年(1867),知县陈宝善属绅士王葆初捐资重建书院,为崇祀南宋黄岩籍右丞相杜范(谥号清献),改名清献书院。此后,知县孙熹、王佩文等俱重文教,发展教育不遗余力。特别是孙熹对黄岩教育和清献书院的建设功莫大焉。孙熹增建清献书院的讲堂(即仰山堂)及东西精舍,并亲自为书院作训词镌刻于仰山堂石碑:“从容而不后事,急遽而不失容,脱略而不疏忽,简静而不凉薄,率真而不鄙俚,温润而不脂韦,光明而不浮浅,沈潜而不阴险,严毅而不苛刻,周布而不烦碎,权变而不谲诈,精明而不尖刻,亦可以为成人矣。”此训词从作事、待人、律己、处世等方面为书院生员提出修身养性的基本准则。自书院重建改名以来,文脉绵延,文风日盛,在日益没落的晚清社会,创造了黄岩科举末代的辉煌。

    百年名校的人文记忆

    光绪二十六年(1900),在维新思潮的推动下,当时主讲清献书院的王舟瑶拟订章程,将书院改办为清献中学堂,从而成为台州最早的新式学堂之一。至此,书院时代结束,学校的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。次年,清政府颁布了学堂章程,规定学制为5年,推邑人江青为首任监督。1912年,中华民国临时政府颁布《学校系统令》,学制改为4年。同年,清献中学堂改名为清献中学校。

    1922年9月,全国实行学制改革,中学实行初中3年、高中3年的学制。次年,改名


2007-2011 © 版权所有:台州日报社 运营服务:中国台州网
咨询/投诉:0576-88516281 QQ:47462770 技术支持:北大方正